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火翼蜥
    许洛等人在崖谷内又休息大约十几分钟,就感觉他们坐着的地面开始震动,此时所有的人都惊醒,原本他们睡的也不沉,现在出现了这种不平常的情况,自然非常快的就集中了起来。

     许洛此时也没有什么顾忌,手里使用照明术,柔和的光线很快布满了整个崖谷,不知道是不是使用的次数多了,许洛发现照明术的光线越来越亮,只是此时他也无暇顾及这些旁枝末节.

     随着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许洛已经能够闻到空气中隐约的魔兽体味,那种混合了硫磺的腥臊的味道虽然很淡,但许洛还是能够感受的到,他已经有些明白自己一行人被德约尔留在这里的原因了。

     果不其然,当震动大到众人都要站不住脚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生物从之前德约尔进去的入口冲了出来,相比与崖谷内狭小的空间,这个生物仅仅是头就无法完全冲去入口,但即便如此,许洛等人还是惊心胆颤的看着那个生物将头扭了过来。

     巨大的眼眸,头部覆盖着赤红色的鳞甲,两个黑洞洞的鼻孔不时向外冒着白烟,从嘴中吐出的舌头可以看出明显的分叉,口水滴在地面坚硬的石头上,砸出来一个又一个小坑,看着那坑中袅袅升起的烟气,许洛等人纷纷向后退去,这只明显是亚龙种的魔兽,如果按照等级分,最少是B+甚至可能是A级的魔兽,可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许洛明显能够看到在这只巨大的魔兽前面有个灵动的小动物,应该是那个德约尔放出的诱饵动物,故意把这只魔兽往他们这里引,想到这里,许洛心中暗恨,但更让许洛他们感到心惊胆战的是那只巨大的魔兽居然在慢慢缩小,很快那只魔兽居然将整个身体缩小到能够在崖谷行走的程度,此时许洛他们终于发现这只魔兽应该是火翼蜥。

     火翼蜥是火系魔兽,全身都覆盖着厚厚的鳞片,背上还长着一双翅翼,不仅力大无比,而且精通火系魔法,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非常灵活,是所有佣兵最不愿意面对的魔兽之一,如果打不过他们,基本是不可能逃得掉的,而且许洛他们眼前的这只,明显更为厉害,居然还能缩小身形,按照之前的体积看,这只火翼蜥最少已经有数百年的年岁,其实力最少也是A级别,属于顶尖魔兽的级别,应该仅次于那些巨龙。

     “许洛怎么办?”此时卡尔等人也没了主意,原本一直被他们守护着金币袋子都已经抛弃不管,开始奋力向外面跑去。

     许洛也没有想到这里面居然会有如此恐怖的魔兽,或者说是他错误估计了整个龙之巢**部的结构,在他的认知以及他所查阅的资料中,龙之巢穴顶多就是巨龙用来收藏宝藏的银库和自身休息的房间,最大的危险大概就是龙之巢穴周围的结界,并没有说会有守护魔兽,要让一只顶级魔兽心甘情愿的守护在龙之巢穴中,这并不是一只巨龙能够办到的事情,这根本不科学!

     不管到底是科学还是魔幻,许洛现在必须解决他们身后越跟越近的火翼蜥,在这寒冷的冬夜,许洛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到身后诱人的温暖以及阵阵的腥风。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我又不是佣兵,不懂这些啊,你们就不知道火翼蜥的弱点吗?”

     “要是知道火翼蜥就不会那么可怕了!”许洛听到卡尔的回答脸都要青了,本来他的体力就很差,现在要不是卡尔拽着他,恐怕已经跑不动了。

     借着手里的照明术光亮,许洛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只火翼蜥峥嵘的面部,但卡尔比他看的更加仔细。

     “糟了,那只火翼蜥的喉咙已经凸起,它要使用火系魔法了。”虽然人类对于火翼蜥的了解并不足以让许洛他们能够打倒它,但也可以预见一些火翼蜥的习性。

     听到卡尔的大声提醒,所有的佣兵都慌了,火翼蜥的火系魔法十分强悍,而现在的地形又对于他们十分不利,哪怕火翼蜥使用最简单的喷火术,在这种狭长的环境中,他们所有人都要被烧成粉末。

     许洛此时甚至已经能够看到火翼蜥口中隐约散发着的红色光芒,也许自己的生命只剩下最后几秒了,许洛心中虽然不甘心,但却出奇的平静,即便他准备了很多后手,但最终,一切计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不过都是镜花水月。

     红色的光,炽热的气,大声的怒吼,那一瞬间,许洛看到自己身前的卡尔冲到了自己的身后,在最后的光芒中他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在了他的背后,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飞去,狠狠的撞在了崖壁上,手上的照明术也在这一瞬间熄灭了,整个峡谷只剩下几缕附着在石壁上的火焰,很快便又重归黑暗。

     许洛虽然撞在了石壁上,但在最后碰撞的一瞬间他反应过来用手臂挡在脸前和胸前,现在他只是感觉手臂剧痛,但应该没有骨折,反而是他身后,之前感受到那股巨大的力量应该是卡尔撞在他身上,如果刚才他没有看错,应该是卡尔奋力一击,挡住了火翼蜥的魔法。

     “卡尔,还好吗?”许洛翻过身子抱住卡尔,手上滑腻腻的触感让他非常慌张,这触感他并不陌生,是血,而且这个位置不是脸部,应该是胸腹处,而卡尔迟迟没有回应他,要不是摸到卡尔的胸部心脏还在跳动,许洛差点以为卡尔已经死了。

     不远处,慌乱的脚步声和不时被绊倒的撞击声,许洛从身侧的小袋子抹了一把粉末擦在眼睛上,忍着干粉末进入眼内的痛楚,这才看清了眼前和整个崖谷内的情况,眼前的卡尔虽然受了伤,浑身也是焦黑混合着鲜血,但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致命的伤口,许洛心惊之余还是略感安慰,但是当他将头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刚有的一丝劫后余生之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卡尔佣兵团内的众人已经四散开来,有的摸黑向外逃去,有的将身体蜷缩在崖壁间少数凹凸不平的地方,你不能要求这样一支平时只能清理一些野兽的佣兵能够有决心和勇气来抵抗这只完全不可能战胜的火翼蜥。

     许洛自己看着近在咫尺的火翼蜥,心中充满了绝望,也许火翼蜥只需要小小的一口,就能将他和卡尔完全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