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收获与相逢
    看到整只巨大的地狱三头犬肉身,很多人都受不了这种血淋淋的样子,纷纷捂着嘴背朝尸体,许洛没有注意这些心理素质不佳的佣兵,他只是盯着这具魔兽的尸体,沉吟了一下,这才继续用手里的大剑,艰难的在地狱三头犬身上划出一道道刀痕,然后让几个力气大的战士顺着刀痕将尸体切开。

     按照许洛从书上看到的魔兽金属板分布图,许洛和几个战士在地狱三头犬的尸体中翻出了五块没有激活的板子,魔兽和人类不一样,他们可以直接使用没有激活的金属板,似乎金属板在他们体内直接融进了他们的魔法回路之中,这点和人类的完全不同。

     “一共有五块板子和四支爪子,板子虽然我还没鉴定,但我看了下,应该是A级的,不过我没和其他人说。”许洛拿着一袋子水,在清洗手上的血迹,旁边卡尔听到许洛的收获,眼睛都有些呆了。

     “一块A级板子多少钱,我们难道发财了?”卡尔就差留着口水去舔那满是血迹的板子,不过他看到许洛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意,就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果然,许洛接着说道:

     “一只普通的地狱三头犬能够有一块A级金属板就谢天谢地了,但是这只体内有五块板子,而且你听过会三系的地狱三头犬?”许洛抖了抖手上的水珠,叹了口气。

     “你的意思是?”卡尔盯着不远处的几块板子,语气有些沉重,怎么想这种级别的地狱三头犬不可能有这么多的A级板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地狱三头犬早就被那些大佣兵团杀的绝迹了。

     “你最好派人去调查一下这次任务的发布者,之前地狱三头犬明显是想把我们全部抓住,要不然它也不会冒着被我们围剿的风险冒险放我们近身攻击它。”许洛的意思很明显,这只地狱三头犬只是一个幌子,有人,不一定是人,说不定是魔兽,想要通过这只地狱三头犬抓捕人类进行某些不为人知的谋划。

     “这个很难,你知道,能够在佣兵工会登记的任务,和考古学家工会的任务,没有什么区别。”说到这里,卡尔的意思也很明白,这种在佣兵工会留下身份信息的,还敢发布这种任务的人,无一不是背景极强,身份显赫之辈,比如之前的那个德约尔,许洛等人就是被灭口了也无处喊冤。

     许洛知道卡尔是让他不要多管这些事情,但有些事情真的是你避而不见就能躲避的了的吗?许洛只能苦笑,为什么他们会运气这么差接到这种任务,诸事不顺,难道这个世界不信奉龙神真的会遭到报应吗?

     许洛有些头疼的捏着眉头,卡尔看着那堆金属板也没有了之前的兴奋,也许是看到两个人的情绪不高,周围休息的佣兵也没有过来凑无趣,他们并不理解为什么成功击败了一只强大的魔兽,团长和副团长反而闷闷不乐。

     “团长,我们胜利了为什么还愁眉苦脸的,难道在想着这些战利品怎么处理?”吃晚饭的时候,静洛端着两个木碗来到卡尔和许洛身旁,由于处理完地狱三头犬的尸体之后已经是黄昏,赶回城市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众人只能在野外扎营,度过这一天,而做饭的事情就交给了静洛和几个佣兵,当初许洛放静洛进佣兵团也是因为她厨艺不错。

     捧着热气腾腾的肉汤,啃着长条面包,许洛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反而是卡尔很坦然的笑了下,开口说道:

     “收获太多,反而让人发愁,这些板子我们肯定不会卖掉,只是怎么分配,我们还没理出个头绪,毕竟不患寡而患不均。”

     “很简单啊,佣兵工会不是有长期协议吗?可以让先分配到板子的成员签一份长期协议,这种方式在大工会其实挺常见的。”听到静洛的话,卡尔猛地一拍大腿,恍然大悟的样子让周围的佣兵都不由得侧目,什么事情让团长反应这么大。

     卡尔看到众人的目光聚集过来,也没多废话,直接说吃晚饭后讨论这几个金属板的分配问题,卡尔的话一出口,几乎所有人的吃饭声音都连成了一条线,一块金属板对于一个佣兵来说有着质的提升,像是卡尔,之前只是拥有C+级别的实力,融入了一块B级金属板之后,立刻能够和B级佣兵平分秋色,如果他去佣兵工会下属的战士协会进行测试,那个B级战士毫无压力,只是他现在还么想好下一步转职的职业,所以才拖着没有去测试。

     许洛看到众人炙热的目光,苦笑了一下,等会有他忙了,其实他已经有鉴定A级金属板的能力,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各项能力都在飞速增长,似乎有种停不下来的趋势,这并没有让他感到快乐,反而有种深深的担忧,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么浅显的道理许洛自然再明白不过了。

     这时候静洛又凑到了许洛身旁,拿着几个烤土豆递给许洛,许洛看着那几个烤土豆,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笑容,之前的那个他最喜欢吃的就是椒盐烤土豆,而他也很久没吃过了,许洛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半截面包,接过土豆啃了起来,半晌才眨蹦着泛红的眼睛开口: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有人和我透露了点线索,所以我找过来了。”

     “你不觉得这样很危险嘛?”

     “你把全部身家都给我了,我吃吃喝喝这辈子也足够了,反正工作也辞掉了,闲着没事就慢慢找你。”

     “你真蠢。”

     “彼此彼此。”

     两个人相视一笑,似乎都觉得今晚的肉汤特别暖心,对着篝火,两个人的影子融作了一团,久久没有分离。

     ……

     森林中,浓雾下的黑夜显得格外幽静,如果不是偶尔有海风吹过,恐怕这里的森林和其他地方并不会有太大的不同,一只暴熊迈着沉重的步伐,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它两只幽绿的眼珠还能够勉强辨认林中的小径,对于它简单的头脑来说,半夜赶路实在不是什么好的选择,但是传说中的海怪又再度盘踞在这濒海的森林中,所有的魔兽都开始逃亡,他们可不想成为那只海怪的肚中餐,而由于贪睡,暴熊直到今天才知道这个消息,只能连夜赶路,只是……

     尖锐的叫声划破了天空,暴熊惊恐的抬头看去,一只比他巨大的无数倍的怪兽将他整个吞噬,风声散去,只留下一滩血迹,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出现过一只暴熊,以及,一只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