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巧合
    许洛知道他自己并不是弓箭手,但此时他却很决然的射出了这一箭,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自己的这一箭一定能够射中地狱三头犬的头部,甚至他能感受到他那一支箭划破天际的风声,然后……

     他的箭在空中和另外一支箭相撞,两支箭的箭头碰撞在一起,然后迅速的反弹,偏离了之前的轨迹,加速下落,许洛的脸微微的抽搐了几下,他看着同样举着弓站在地狱三头犬面前的静洛,手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心中都不知道说些什么,而卡尔看到这一幕,忽然笑了起来,然后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最后的一丝宁静。

     相比与四散的弓箭手,十几个战士没有一个逃跑,反而更加用力的挥舞着大剑和斧头,想要把地狱三头犬打倒,但他们的努力最多也只是在地狱三头犬的身上多留下几道伤痕,然而,原本已经就要朝着地面喷薄而出的魔法居然在地狱三头犬的惨叫中朝着山丘上喷去。

     许洛看着那两道魔法朝着自己冲来,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发现之前他和静洛的两只箭刚好插在地狱三头犬睁开的两只眼睛上,鲜血和说不清的黄色液体从地狱三头犬遭重重创的眼睛中流出,剩下的几个眼睛都狠狠的盯着许洛,也只能怪此时许洛站在山丘上拿着弓箭过于拉风,其他的弓箭手,哪怕是反应迟钝的静洛都已经背着弓箭在逃命,只有他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山丘上,立刻成为了地狱三头犬攻击的目标。

     “我考!”许洛拔腿就跑,但已经有些来不及了,一道黑暗的光束和一道白色的冰息暗无声息的冲向他的背后,就在地狱三头犬以为能够收拾掉许洛的时候,原本在旁边疗伤的三个盾牌战士猛的冲了过来,三面巨大的盾牌狠狠的砸在地上,在许洛的身后铸成了一面坚实的墙壁。

     白色的冰息迅速布满了整个盾牌,并渗透进盾牌,许洛回头看到三个大盾战士的手上都开始被冰霜覆盖,而盾牌的中央也开始出现一团黑色的腐蚀液体。

     三个大盾战士的身体本来就没有恢复多少,此时遭受两个魔法的攻击,脸色立刻就变得惨白,许洛立刻从旁边的药箱拿出了几罐药,也没管太多,拿着罐子就泼向三个战士的手和盾牌内侧,药剂接触到战士结冰的双手,立刻融化了寒冰,在战士的手上形成了一层红色的保护膜,而接触到盾牌的药剂则和黑色的腐蚀液体一起发出了“兹兹”声音,盾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融化,只是原本空气中黑色雾气立刻被吸收进了药剂中,几个大盾战士都是精神一振,立刻在许洛的吩咐下松开了盾牌向后退去,只留下很快就被腐蚀成了残渣盾牌。

     许洛在眼睛上又抹上了一层白色粉末,他盯着地狱三头犬看了几秒,立刻大喊道:

     “所有人进攻,地狱三头犬体内的魔力已经干涸!”许洛给自己抹的是破魔粉,现在考古学家基本都用这种粉末观察激活后的金属板魔力流动,许洛之前试过这种粉末也是可以观察人体内的魔力流动,此时观察魔兽也是可以的,经过几次魔法的释放,这只地狱三头犬身体内部的魔力流动已经近乎停滞,可以看出是魔力干涸的表现。

     听到许洛的喊声,卡尔也睁开了眼睛,此时他距离暴躁的地狱三头犬不过几米,周围两个战士已经冲了过来将重伤的卡尔拖走,其他人也蜂拥而上,朝着地狱三头犬冲了上去,五个斧战士还有三个大剑战士死死的夹住地狱三头犬的四肢,剩下的战士都用力的猛砍地狱三头犬的四肢,许洛和其他弓箭手则将手中的箭不断的射向地狱三头犬的头部,让地狱三头犬只能死死的闭着眼睛,用厚厚的眼皮防御箭矢。

     此时的地狱三头犬完全陷入众人的围剿之中,没过多久,它坚韧的皮层就被划破,两只健壮的肢体被整个砍断,地狱三头犬哀嚎着向着一侧倒去。数个战士趁着此时涌到地狱三头犬的颈部,将手中的大剑全部捅进了它相对柔软的咽喉处,地狱三头犬猛然的挣扎了两下,最后呜咽了几下,整个身躯停止了挣扎。

     许洛看着众人的欢呼,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意,他看出这只地狱三头犬有很大的问题,在之前,没有使用冰系和黑暗系魔法之前,这只地狱三头犬十分灵活,几个斧战士几次想要夹住它的腿都没有成功,只能退而求其次顶住它的头,让其不能胡乱的用头顶人,但在放出了魔法之后,这只地狱三头犬仿佛整个身体就僵掉了,笨拙的令人发指,完全没有之前那种灵动的感觉,许洛有些无法准确的描述出那种差别,就好像是……

     想到这里,许洛觉得这个世界越来越有意思了,所谓的苦中作乐,大概就是说他现在这种情况吧,此时他也没有时间想太多,虽然刚才的战斗时间并不长,但还是出现了好几个伤员,尤其是卡尔,伤的还很重,许洛带着自己的药箱顺着缓坡就奔向下面的众人。

     经过短暂的治疗,卡尔和几个伤员恢复神速,很快就能够站起来,许洛之前专门去黄鹅商会下属的药剂师协会询问过有关药剂的疗效,他知道在这里的人,包括他自己在内,受伤之后使用药剂都无法很快的恢复,为此他还特意给自己手臂上划了一大道,哪怕用了蓝凝胶,也是过了好一会才能够伤口愈合,以前他还在想是不是卡尔天赋异禀,如今看来,这么多人天赋异禀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相比之前的艰辛,现在的众人都显得很兴奋,连一直都显得有些沉闷的静洛都很开心的凑在前面,看着几个战士笨拙的拿着大剑在切割着地狱三头犬的尸体。

     许洛实在看不下去他们的切法,这样切很容易损伤魔兽最珍贵的爪子还有几处皮毛,许洛只能让那几个战士停手,自己提着卡尔的大剑顺着地狱三头犬的颈部将三头犬的厚皮拨开,然后几个战士用力拉着拨开的皮向后走去,一下子就把地狱三头犬的整个皮给剥掉,露出了血红的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