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药剂
    拿到了B级考古学家工会的徽章之后,许洛还顺便将这个月的三个金币补贴给提前申请拿走了,他现在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首先是要突破初级魔法学徒的桎梏,以他在魔法上的天赋,恐怕需要买不少药剂才能勉强突破,而之后还需要买一笔融合金属板的特别药剂,这样算下来,这笔能够供三口之家小康生活一个月的三枚帝国金币已经入不敷出了。

     “都说考古学家好赚钱,为什么我觉得药剂学者也是暴利的职业,反而是最常见的佣兵处于食物链的最下端啊。”许洛拿着购物清单,跟在他身后的卡尔则捧着一堆药剂,此时卡尔佣兵团的几个副手也都在许洛身边帮着卡尔捧着药剂。

     “没办法,佣兵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干这行的人也多,在四大工会中,佣兵工会虽然是势力最大的那个,但却只能勉强做到和其他三大工会分庭抗争。”卡尔的副手马克西对于这些逸闻趣事非常在行,他在卡尔佣兵团是专门负责搜集佣兵悬赏和任务的。

     “铁匠协会,黄鹅商会,考古学家工会,佣兵工会,真是很有意思的设定呢。”许洛有些出神的想着,由于魔法的衰落,原本昌盛的魔法师协会在古代人文明消失后也急剧衰落,虽然铁匠和考古学家都会用到魔法,但仅仅是单纯的使用魔力,并没有办法将魔力通过咒语转化为各种法术,在教会兴盛的现在诸国,魔法师反而成为了一种罕见稀有且带有负面影响的职业,虽然人人都渴望学会魔法,但对于资质上的苛刻要求反而让魔法成为了高空阁楼,已经被侵蚀空了基础。

     “这次钱不够,没办法给你们去铁匠协会那边淘一些好装备,等完成任务,那两百金币都给大家换装备,之后卡尔欠你们的钱就通过各种悬赏和任务慢慢还,如果不够我这里应该能攒下点钱替他还给你们。”许洛带着一行人到了他的那个破屋,开始交代一些事情,虽然卡尔作为这个佣兵团的团长已经有四五年了,但是佣兵团至今还只能在温饱线上挣扎,只能说明这个佣兵团资质有限,作为团长的卡尔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许洛对于这些团员并不是非常的信任,金钱是一切罪恶的源泉,贫穷有时候意味着淳朴,但有时候也意味着贪婪,尤其是当贫穷和野心碰撞的时候,哪怕是一点点小小的野心,那也会燃烧出剧烈的焰火。

     几位卡尔的副手都很憨厚的点头认可了许洛的安排,对于他们而言,考古学家已经是一个很高贵的职业,而能够取得B级考古学家认证的许洛绝对是能够成为人上人的小贵族,这样的人还愿意和他们这帮穷酸的破落佣兵交往,还帮他们找任务,对此,他们还是知道感恩的。

     许洛自然希望大家能够和睦相处,但上一世的经历让他本能的不会相信任何人,除非是卡尔这样从小一起长大,能够同甘共苦经历长久时间考验的人,他也没有和卡尔他们多说什么,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调整状态,然后试着突破初级魔法学徒的门槛,这样才能尽快的替卡尔融入金属板,然后去完成工会的任务,他需要做的事情还多的很。

     匆匆吃过晚饭,许洛躺在床上,床头的小桌子上凌乱的放着几罐药剂,只是药剂都已经被许洛喝进了肚中,空留散发着药香的土陶罐子在那里陪伴着已经进入冥想状态的许洛。

     冥想,这种听上去很玄乎的魔法修炼状态,在这个世界,实现的办法其实有些简单,人的身体按照天赋会有数量不一的魔法回路,将一条条回路打通、壮大,这是修炼魔力的基础,而冥想,则主要是借助药剂的作用使得人能够在注意力集中的情况下感受到自己身体内部的魔力流动,并从中找出桎梏自己魔力壮大的阻碍,缓缓清除;这倒有点像是许洛在改程序的时候一段一段的运行程序,查错捡漏,慢慢的将整段程序中的错误找出来,也许是作为学生时代不堪回首的痛苦记忆太过于深刻,许洛总会莫名的联想到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感受着魔力在身体中快速的流淌、循环,许洛知道这药剂肯定还有加速魔力流动的作用,这样虽然会对身体产生较大的负荷,但能够让人更快的感受到魔力受制的部位,所以短短几个呼吸之后,许洛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中,能够循环魔力的回路总计有三条,这个基础算是比较差的,但突破到中级魔法学徒则是够用,整条魔法回路感觉和血管应该差不多,只是不明白这里面的原理,许洛也没有多浪费时间,快速的找打了几处较为狭窄的回路,许洛默默的调动了魔力,将这几处较为狭窄的回路冲开,使得回路都保持相对一致的宽度,整个过程用了不过五分钟,但拓宽魔法回路的过程却让许洛吃足了苦头,他万万没想到这短短几分钟的过程却让他感受到了刮骨凿髓之痛,仿佛整个人的脊髓都被人击碎了,痛楚从身体的中央开始蔓延,许洛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裂成了无数片。

     由于许洛并不是专业的魔法学徒,仅仅了解一些修炼的皮毛,所以他对于这种情况还是非常的紧张,生怕直接就死在床上,但万幸的是,这痛苦的时间持续的并不长,所以许洛还是支撑了下来,等他醒来的时候,屋内已经完全黑了,虽然许洛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魔法回路中魔力的壮大,但浑身上下的酸痛乏力还是让他暗暗心惊,以后这种事情事先一定要查清楚资料,要不这样再死一次就真的太憋屈了。

     许洛单手摊开,掌心向上,将魔力缓缓集聚到掌中,一缕并不是很清亮的光芒陡然在许洛的手掌出现,许洛凭借着光亮找到了油灯,然后笨拙的用火折将油灯点亮,混合着淡淡的黑烟,米粒大小的光亮将整个破屋笼罩了起来,许洛这才熄灭了手里的照明术,一个最低级的魔法,也是大众最了解的一个魔法。

     约定是在后天和委托人见面,一起出发去完成任务,所以许洛今天晚上还要做一些准备,虽然身体感觉十分疲惫,但时间不等人,许洛只能强撑着身体将买好的药剂以及一些原材料进行分类,他虽然不是药剂师,但作为考古学家,他还是能找到一些上古人残留的奇怪药方,这些药方虽然对于如今的人类而言没有多大用处,但在许洛看来还是能够作为防身的利器,尤其是对于他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白面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