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神秘的委托人
    第二天,许洛和卡尔佣兵团一行人一共十九人按照约定好的地点在城外的断陇坡见面,但是在约定的时间点,许洛他们并没有见到那个委托人,一般而言工会的委托都是十分准确和守约的,违反了委托的约定,恐怕是会被工会列入黑名单的。

     许洛见到日头已经过了自己的头顶,而委托人还没有来,身后的十几个佣兵则显得十分耐心,他们的委托任务中这种情况非常常见,但许洛知道肯定有什么问题,由于他们来的时候也不过比约定晌午时间提前的十几分钟罢了,所以许洛现在才能好好观察一下周遭的情况。

     断陇坡其实是个小山丘,站在坡头,目测大约比平原高了十几米,坡体主要是土,石块都很少见,但因为坡头有一块断石,所以被称作断陇坡。

     断石不长,大概和许洛的上半身差不多长,断口十分平滑,显然是利器所为,也许曾经在这里发生过什么恶战,但是断石上面许洛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

     “青璃粉,瞪密枝,还有风消水,有点意思。”许洛从断石上抹下了一层粉末,放在鼻子前闻了闻,很快就闻出了其中的材料,这些都是上古人用来隐匿物品的黑定药剂,是考古学家在考古中非常容易发现且常用的一种药剂。

     按照自己大脑中的记忆,许洛问卡尔要了一袋子清水,浇在了断石上,几个呼吸之后,断石上面赫然出现了几个字:“黑龙山九崖岭”,而在这几个字的下方,也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小布袋,许洛凑近布袋闻了闻,没有闻到什么特别的味道,按照他对药剂的拙见,所谓的无色无味的毒药根本不可能存在在这个世界,毒物之刚猛,从气味就可以闻出三分。

     打开袋子,亮眼的太阳光照射在袋中,反射出一片金光,许洛将金币袋子倒了出来,略微一数,居然就有百枚左右,如果没有估计错,应该就是整整一百枚金币。

     “看来这次委托还有些意思。”许洛拍拍膝盖上的尘土,从地上站了起来,而他身后几个佣兵飞快的冲了过来,将金币收入袋中交给了卡尔。

     “我觉得有些危险。”卡尔直言不讳的指出了问题,任务书上面藏头露尾就已经够可疑的了,现在连人都不露一面,玩起了钓鱼指挥,以卡尔这近十年的佣兵生涯见闻来说,这种委托任务绝对是最危险的。

     “是有些,这种任务我可以按照工会的规定去工会举报,应该可以取消这次任务,我们换一个吧,反正已经弄到手一百金币了。”许洛虽然很缺钱,但他更在乎的是安全,由于他一直是在斯洛市内混迹,所以觉得这个世界其实还是蛮繁华和安全的,只是卡尔他们的见闻让许洛知道,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的危险,诸国间的混战,龙、魔兽、哥布林强盗,只要走出人类城市的势力圈,没有几十号的佣兵和护卫几乎可以说是性命难保。

     “不,富贵险中求,如果委托人在下个地点不给我们更多的金币我们就撤。”卡尔的话让许洛愕然,回头望去,几乎团里所有的佣兵眼中都充斥着浓浓的战意,许洛知道这帮人被这一百金币吊起了胃口,对于他这种从小衣食无忧,没有太大野心的人而言,一人吃饱全家不愁,他自然是不会太在乎金钱的得失,只要够用就可以,哪怕重生之后,他也没有因为贫困吃太多的苦,只是睡的环境差一点,但按照他现在的能力,给自己换个好点住所轻而易举,反而是这些佣兵,几乎都是在刀口上混生活,哪里赚钱不是赚,不趁着年轻的时候攒够钱,难不成等老了还要拖着刀去搏命?以前是没有这么高利润拼命的机会,现在有了,不试一下谁能甘心?

     几乎瞬间许洛就猜到这帮人的心思,而卡尔看到他眼神中的迟疑,不由得拍了拍许洛的肩膀。

     “如果你觉得危险,我们就撤。”听到卡尔这样说,许洛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继续前进,只要不碰见龙,危险还是可控的,哪怕遇到敌对的人类,按照规矩,不管什么战斗,作为几乎没有战斗能力的考古学家是不会被波及,最多事后考古学家给对方交一笔买命钱,既然卡尔他们不怕死,那他也愿意试一次。

     从断陇坡到九崖岭步行需要三个小时,虽然卡尔他们并没有怀表这种精巧玩意,但常年在外奔波,通过观察太阳也能得到一个相对可靠的时间,而由于九崖岭的地势较为险恶,从断陇坡过去也多为山路,对于许洛这种瘦弱的人可真是要了老命,卡尔最后看不下去只能背着双脚发软的许洛,这样才能更快的赶路,这大概是许洛成年之后第一次被人背,感觉真的有些蛋疼,只是奈何双腿已经不听使唤,只能很是“屈辱”的爬到了卡尔的背上。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跋涉,太阳都已经划过了三分之一的天空,许洛他们终于到达了九崖岭,到了岭上的高地,许洛观察了周遭的地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九崖岭之所以称之为九崖岭,就是因为它周围有九座高耸入云的山崖,和九崖岭就隔着一线绝壁,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九座山崖每座都比九崖岭高不少,从九崖岭的崖边望去,四周的山崖犹如巨龙的爪牙令人望而生畏。

     许洛坐在地上看向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显眼的物体,而这个时候,原本陡峭的悬崖突然冒出来了一个人头,许洛吓了一跳,但随后,一个完整的人类从悬崖边冒了出来,许洛和所有佣兵都警惕的看着那个负载空中的人类,浮空术虽然不是什么高级的法术,但好歹也是个二级魔法,只有真正的魔法师才能够举重若轻的施展开来,虽然现在魔法师已经没有几百年前传奇般的地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他们估计就是蚂蚁。

     “你们好,我就是你们这次任务的委托人,之前因为某些原因不得已隐藏了身份。”魔法师慢慢的停在了地面上,掀开了斗篷的衣帽,露出了一张饱经沧桑的面孔,看这脸,许洛估计这个魔法师应该是在五十岁左右,长的非常普通,只是……

     许洛总觉得这个人似曾相识,只是不管魔法还是药剂都没有办法做到改变整个人的面容,所以也许只是魔法师的气质和他们考古学家类似吧,许洛自我安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