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英特纳雄奈尔
    “国家是由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组成的。”

     “警察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暴力机关。”

     “军队是对外战争和对内镇压。”

     听到唐谦的这些理念,现场所有的学生都嗡的一声,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要爆炸了一般。过去他们可从没有听说过这种政治理论啊。

     他们过去所学的,都是说国家、警察、军队都是人民的,可以说都是阳光向上的。可是现在怎么唐谦说的,说的听起来这么的赤裸裸,这么的血腥呢!

     一时之间,所有的学生都说不出话来了,脑海里面都回荡着唐谦的这番政治言论。

     而那些来看唐谦上课的老师,一个个也都愣住了,他们中很多也都觉得国家刊发的书本上面教的政治实在是太简单了一点,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太天真了一点。

     所以他们也会经常深入思考,尽量将政治更加深入的教授给他们的学生们。可是还从没有深入到这个地步。这这,这未免也太赤裸裸了一点吧。

     这几个老师实在是太惊讶了,完全没有想到唐谦一上来居然教的是这样的政治,实在是太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可是他们又都仔细的思考了一下,突然又觉得唐谦这理论虽然赤裸裸,但是似乎很有道理。虽然直接,但是却把这些政治名词一针见血的说明了出来,让所有的学生知道这些政治名词究竟都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几个老师心中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如果唐谦只是瞎说的,耸人听闻,他们倒是也觉得没什么。

     可是就是在这仔细思考完,发现唐谦居然说的这么有道理以后,他们才不能接受了。如果说出刚刚话的是一名学识渊博的教授,那么一点问题也没有,他们会对那名教授佩服的五体投地,佩服他的分析能力。

     可是现在说出这话的人是唐谦,不过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的唐谦。这就让他们不能接受了,这样的唐谦居然能够这么准确的分析这些政治名词。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这些老师都只是知道唐谦的文学非常的好,完全没有想过居然他的政治也这么好。一个十八岁的小孩,居然看的这么通透,这实在是有些难以想象啊。

     十八岁的小孩,无论怎么积累,都不应该这么厉害才对。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生而知之的人?”这些老师们看着唐谦,心中想到。头一次,他们心中升起了无限佩服之情,他们觉得唐谦的厉害似乎远远的超越了他们的想像。

     讲台上,看着这些学生有些震惊,有些迷茫,又有些理解的神情,唐谦笑了笑。他知道学了傻白甜政治这么多年的哲学学生,想要立刻就接受理解他的这些理论,可能是比较困难。

     不过无所谓,唐谦觉得慢慢教会给他们就行。

     “这几个名词理解了,下面我再教给大家几个名词。”唐谦微笑,说着又将他前世的一些名词还有理论通通教导给了他们。

     “什么叫剥削,剥削就是一些人和集团无偿的占用另外一些人的剩余劳动和剩余产品。”

     “什么叫剩余价值,剩余价值就是剥削阶级剥削劳动者所生产新价值中的利润。”

     “什么叫资产阶级,是占有生产资料,剥削劳动者,榨取剩余价值的剥削阶级。”

     ······

     唐谦不断的开口,将前世的一些名词理论全部都教授给了学生们。这下子不仅是学生,包括那几个老师都彻底的惊住了。虽然他们也都教学政治好几十年了,前面那些国家的名词,虽然他们不能像唐谦这样清晰透彻的解释清楚,但是也能理解唐谦说的话。

     不过现在唐谦这后面说的这些,他们可就彻底一下子理解不了了。甚至很多名词,他们过去听都没有听说过。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这些老师们却隐隐的能够感觉到,唐谦这教授的似乎不仅是政治,而是一门新的学科,是一门过去从没有出现过的新的政治理论。

     想到这里,这些老师更加的惊呆了。唐谦才多大了,居然搞出一个新的政治学科出来了?

     这这这,这实在是太难以置信了吧。

     不过虽然难以置信,但是他们还是不得不相信,这新的政治理论过去从没有出现过。既然这样的话,那唐谦所说的不是他自己想的,还能是哪里来的了?

     想到这里,这几个老师心中再也没有了对唐谦的不满之情,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唐谦实在是太牛了!

     而教室里面的学生自然是不会像这几个老师这样敏感,他们并不清楚唐谦这教授的究竟是多么伟大的一门新的学科。而且虽然他们都没办法理解,但是却都能够感觉到,唐谦这教授的似乎非常的厉害。

     因此他们都非常的兴奋,尤其这些学生中大部分都是男孩,天生就对政治很感兴趣。过去是因为课本上面的政治太小白了,所以才没什么兴趣。现在听到唐谦的这些,一下子就感觉似乎非常的厉害,因此一下子就都有兴趣的起来。

     他们一个个也是眼神中间闪烁着兴奋的神情,看着唐谦。

     唐谦也微笑的看着他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讲解,看样子似乎课堂里面的所有人对他所讲的内容都有所了解了,因此在这下课之前,他打算放最后一个大招。

     “最后一个问题。”唐谦笑道,“大家都知道我之前曾经就未来社会做过一篇文章,叫做《大道之行也》,那么大家觉得未来社会就会是我文章里面讲诉的那个样子吗?”

     “这!”

     听到唐谦的话,众人都互相看了看,唐谦的那篇文章早就在学校里面传遍了,大家在觉得写的很好的同时,也很期待,期待文章里面所写的社会真的能够到来。

     可是现在听到唐谦的话,似乎他自己不认同他自己写的内容。

     “老师,你觉得你写的内容不认同吗?”有学生忍不住问道。

     “当然。”唐谦笑了笑,“未来社会必然是一个全新的政治社会,怎么会是我文章里面写的那么简单的社会了。”

     “那老师,你觉得未来社会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一个消灭了剥削阶级,消灭了私有阶级,消灭了资产阶级的社会。我把它叫做英特纳雄奈尔社会。”